宥烀

好烦啊,快疯了。

梦一场

18岁的少年,是我豆蔻年华最绚丽的梦,如果可以,我想带这场梦停留在初遇的年纪,直至腐朽,消失。

下雨了,突然而至的暴雨天,偏偏又连绵不绝。我在想,你会不会急着去给沐橙,然后叶修看你手忙脚乱地准备出门,在你拉开门的时候才慢悠悠地告诉你沐橙已经带伞了。又或者你有叶修在荣耀上抢boss,刚打下boss,要去捡装备的时候,一阵电闪雷鸣,网吧停电了,你差点气的爆粗口。

铺天盖地的丝线缠绕,我细细地寻找着那根半途而断的命运。忽的,惨白的丝线都成了浓烈的红,将我反身驱逐,所谓既定的命运怎么会被轻易改变呢。只是好不甘心,我愿意付出的一切在命运命运面前不堪一击,甚至都没能见到他。

未来打破次元壁的事物会出现吗?可是就算去到那个世界,我又该以何种理由见你,。于你而言我只是一个陌路人,而于我而言你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如果我阻止了你的死亡,那么这个世界也许会崩塌,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。明确的说我进荣耀世界后什么都不能做,否则为我的行为承担后果的是整个世界,因为一旦改变原定路线,原先的命运就不存在了,而依靠原定命运发展的世界自然也会消失。

我剪去长发,换上哥哥的衣服,拿起张帐号卡,看着镜中的自己,轻轻弯起嘴角,像极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少年

又一次想要拿起沐雨橙风,却忍不住眼眶的酸涩。可是呀,我要拿起的是哥哥的荣耀,所以抬起头让他们看看苏沐秋的妹妹是如何的地出色吧!(不能丢哥哥的脸呢。)

在那个久未降雨的夏天,你是否会记起曾经阳光开朗的少年,和你一起为梦想粉身碎骨。

时光总是在某些精彩艳艳的人物身上断流。比如冲田总司,比如日向宁次,再比如苏沐秋……

张佳乐
老实说:我好歹是一个一队之长,真不是一撩就炸毛的。

周泽楷
老实说:我真不会盗墓,也不会屠龙,你让我跟两个杀胚聊什么

叶修
老实说:我其实不会嘲讽,只是家里家教严,从小教导我要实话实说

乔一帆
老实说:我虽然年纪小,但也不至于天天动不动就脸红,外加不自觉卖萌吧

周老师
你是枪王吧,可惜你没看见过沐秋的战斗,很多时候我都在想,你和孙翔是不是为了那个神枪与战法的遗憾。你和孙师兄,确实是无可匹敌,华丽绚烂,可这一份独一无二,在十年前就该出现了。

荣耀已经是很老的游戏,你们还在真好。

记得去年还是前年刚洗欢王乔的时候,几乎是tag里很长时间才能看到一篇文,但是现在有很多太太在为这个圈子努力,虽然我已经很少去看了,但是还是很喜欢

    願反抄襲者都擺脫冷氣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棄者流的話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發聲的發聲。有一分熱,發一分光。就令螢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發一點光,不必等候炬火

我喜歡你 夏目貴志日向寧次 以及蘇沐秋喬一帆還有最開始的易烊千璽

突然听到以前歌单里的全职同人曲看着里面的评论,觉得其实我还是爱着他啊

记得'是在2016年3月份左右听朋友提起全职,当时为了能和朋友有话可说谈,就去各种渠道了解全职,刚开始看到是大长篇,肯定看不完,所以就先去浏览器上搜了全职的大概意思。然后一下子看到了苏沐秋,记忆一下子就蜂拥而来,想到曾在贴吧xx的小尾巴里看到的一句话“起灵归,沐秋逝,南康殇”心里莫名出现感慨原来他是在这里啊。
接下来就是开始了一段很开心很幸福的时光,每天傻傻地追逐,在日记里写下一段段笨拙却认真的话,下载了很多软件,悄悄地支持那些太太,因为自己无能为力,所以拼命支持那些太太,希望全职一直一直保留,一直辉煌。
后来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,刚开始觉得无所谓,后来开始觉得累,几次想要坚持,到现在真的没办法了。曾在考试失败时,想他们;在拼命奔跑时,想他们;在父母压力下,想他们;在深夜里刷题时,想他们;在受不了想死时,仍在想他们。
但今天突然不想了,有什么意思呢。其实我所坚持的根本没用吧,那么多人喜欢它,少我一个也没关系。对不起啊,本来都说好要一直走下去,但是对如今圈里的一些事,我无能为力,也不想做无力挣扎。所以再见了。
我依旧深爱他们,只是回不到开始了。

2017.9.16
将以前的文字慢慢还回